亲爱的 我想象你活着




把每丝呐喊糅进故事骨骼




很喜欢你怙恶不悛又文过饰非的样子。


最好从始至终,不要让众人失望。


#授权转载,详见后两p


♡ - Twitter@_meiAh

♡ - 行秋×胡桃


○ - 「花」


【博糖】【垩映】


四格系列tag#可是真的很可爱#注意避雷


能周更就周更,周更不了当我没说886(草)



博士意识到自己的代号远比那个无人提起的名姓要广为流传得多,这个简单的字眼后来成为诸多须弥学子的反面教材,成为热血少年口诛笔伐的对象,成为提瓦特历史上不可磨灭的耻辱柱。


她很明显在赌,并且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学来的坏东西,莱茵那个实验品?或是为风神死卖命的蒙德代理团长?


砂糖、砂糖……他得承认他可爱又乖觉的小姑娘学坏了,变得执拗又不听话,学会用死亡来要挟他。她纤细的十指紧紧扣住自己的手腕,琥珀色的眸子里是一如既往的无辜与单纯,好像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多重要的筹码,见过几个无关紧要的实验品就能将海勒西斯摸得明明白白。啧……自以为是的家伙!她应该和那些低贱的仆从一样臣服、讨好或是别的什...

【秋堂】岁岁春风

#BG合志解禁的稿子

#一些无脑小甜饼


一梳梳到尾,二梳到白头,三梳举案齐眉,早日生贵子。


可惜红盖头未披,金簪玉饰还没往发髻上别。商会侍女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两三秒后紧张兮兮地跑到前厅。


“不好啦不好啦,二少爷二少爷,二少奶奶逃婚啦!”


前厅空荡荡,穿堂风声远。两位侍女对视一眼,望着彼此手中的红衣服,异口同声。


“怎么,你家那位也逃了?”


1·江湖有儿郎


胡桃第三次遇见行秋是个意外。


彼时才十三的小丫头野得像个男娃儿,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脏得不成样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来,趔趄几步又摔了个狗......

给我宝毕设画的封面,极限2小时水了一张还好她没看出来我在摆,实在来不及了(……)


祝她答辩顺利UU。


#授权转载,详见后两p


♡ - Twitter@ganyusukasusu

♡ - 魈雨&钟凝


○ - 好


#授权转载,详见后两p


♡ - Twitter@yelonnaise

♡ - 阿贝多×莫娜


○ - ?


我趣我怎么早没想到纯情魅魔见习生×人间高管007这种人物设定。


好不容易考到魅魔毕业证书的砂糖却发现第一单的猎物社畜还内卷,日常是与一群摆烂的手下斗智斗勇,偶尔还要从同事手里诓为数不多的项目经费,这是谈恋爱的态度吗?您看我还有机会吗?理论知识毫无用处,见招拆招甚至一个月还没见到某二席一面。


然而毕竟kpi很重要,否则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阿贝多老师的学生?


写字楼外蹲点两天一夜,奄奄一息先饿昏在楼梯口。昏暗的楼道灯光下,博士摇醒砂糖,轻蔑一笑质问她倒底有没有业务能力。声控灯熄灭第一秒,小姑娘蓄了满眼眶的泪花。


“……三十五小时零七分钟,你都没出门一步。”...


下篇想写1968年五月风暴,著名画家阿贝多前往威尼斯电影节的路上偶遇贫民窟塔罗师莫娜。后者问他什么是电影,少年回答是同你的眼眸一样灿若繁星的东西。


后来十月的红色巴黎,可莉跑在前面张贴庆祝的海报,阿贝多在满天的传单中看见贫民窟钉上木板,首部电影在那个少女憧憬却无法看见的水乡启程。


快,答辩完我搞,得把当初的坑都填一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