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渊

春秋不互染,岁月不相关。

我如此真挚而绝望的恨过你。

QQ:1219024650

「快乐扩列备注就好,但我可能在躺列潜水。」

画了组小表情包,为了调整合适大小压缩了下图像就糊了呜呜呜……

大概是自己喜欢的角色,可能有后续,等我哪天想起来了接着画,嘻嘻嘻。

随便打个tag。

嘤,本来去刷刷某位太太的文学一下,冷漠无情的分析了半天男女主,结果硬生生被太太的男配撩得不要不要的。


嘤。


那种呼之欲出的明朗少年感,那种不为俗世染指的纯白无暇感,那种望着你笑而微怔而试探的懵懂感。


那种不带任何情欲色彩的清明感。纯纯粹粹,干干净净,不含杂质。


为什么我写不出来?!nmd,wsm???


啊啊啊啊为什么?!!!


【第五人格乙女向】失眠三点整

#沙雕九渊吖♥

#诺顿/伊莱(完全瞎写)

#那么,入戏便是√






——【半夜失眠。】



♥诺顿


知道他一直怕黑,所以你们总是不拉房间的窗帘,任凭清亮的月光洒满整张床。所以你半夜很无奈的失眠后,睁开眼便看到身边的诺顿沉沉的睡在一片月光里。


明明是很清秀的面容,即使被烧伤的疤痕破坏,也依旧美好的让人想要一直看下去……


你愣了愣神,轻轻的转过身去,开始胡思乱想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事情。诸如收到他送的生日礼物那次——平日里阴沉寡言的诺顿居然想到用这样的方式想你表白……书与夹在每一页里的小纸条,怪幼稚可是也异常得让人暖心。


在一起后在外人看来,他似乎依旧有一些沉默,不过却喜欢胡乱揉着你的头闲聊一些无聊的事。你小心翼翼的去瞥他的神情,那是张扬的,欣喜的,只展现给你一人的开朗笑容。


不过你猜他以前一定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因为头发被揉乱飘在眼前怪不舒服的。


“诺顿。”


你就小声唤他的名字,然后将他的手毫不留情的拍到一边。


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你,话题很奇妙的停在乱七八糟的地方。


“嘘——”几乎是不等他反应,你率先吻上他的唇。是带着小小欢喜的,带着独属于少女心思的小动作。向来稳重的诺顿眼眸里墨浪掀起,僵在半空的手堪堪放下。


薄荷,清甜的薄荷香味冲淡双唇相抵时缱绻的气息。


“……”他默不作声,缓缓将你揽进怀,那温暖的怀抱带着无尽温柔。


清清亮亮的月光溢满整间屋子,你无端想起来日常的琐事来,然后抬头去看月光下他的容颜,让人联想到温纯,联想到秋日的风与云,在无垠的黑暗中开出明媚的花。


你想了想,然后小心翼翼的蹭到他身边,像一只猫儿,去靠近聆听他有规律的心跳。满心欢喜,伴随着这声音再入梦乡。


你如明月,而我眷恋清辉。


诺顿·坎贝尔。






♥伊莱


月白,是好看的月白色长袍,独属于先知的身份象征。他站在塔楼的围栏前,身后的古钟一声又一声回荡着悠长的钟声,仿佛能将天际边的海平面震出波澜。


“你是……谁?”


静谧的夜色中闯入一抹异色,你身穿红裙,怔怔的站在塔楼下方,月白色的石砖小路蜿蜒而上,消失在塔楼尽头。


无端呵出这几个字眼,哪怕知道塔楼上不谙世事,冰清玉洁的少年先知完全听不见你的低语。不过似乎是注意到了你的存在,他低下头来,白色的绸布蒙住了清澈的眸子,略带好奇的目光依旧落在你身上。


天地寂寂。


大半夜失眠,跌跌撞撞的找到了这么个奇奇怪怪的地方,碰到了一位穿白袍子的人。你愣了愣,然后试探性的向塔楼走去。


“你是谁?”


来到他的面前,然后将刚才的话重复。


年轻的先知应声回头,定定的站在你的面前。他似是有片刻的恍神,然后不由自主的笑了笑。月白的袍子沐浴在月光下,更衬托出一种白玉无瑕来。


“伊莱。”


伊莱·克拉克,最伟大的先知,信仰的象征,神明的代言人。那目光像是未被俗世染指过的泉水,汩汩而流,纯粹的不像话。


“你不认识我?”


有鸮鸟“咕咕”鸣叫。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你愣了一下,对他神神叨叨的话有些不明所以。


温文尔雅的少年先知微微蹙了蹙眉,似乎对你的无知有些不满。正要再说些什么时,已经看见你自顾自的走上前来,然后与他并肩而立,出神的望向远方的海。


诡异的感觉,明明蒙着眼,却能对眼前的一切了如指掌。你不愿多想,只是绕过他沉溺远方的风景。


晚风的当口,景致惊心动魄。海与天化作同样的颜色,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逐渐同化。你陶醉许久,然后转过身来问默默站在一旁的先知。


“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躲闪的目光被仓促收回,绸布隔断不该有的心思,白衣少年清清嗓,然后一脸郑重又故弄玄虚的开口。


“因为我是这里最伟大的先知!”


略显稚嫩的语气,带着明媚少年独有的孩子气。从未接触过外界的先知大概不知道,他所拥有的盛名是很多人没有资格去关注的。


你眨眨眼,然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有耳畔的长发顺势滑下,靠在脸旁边。


“啊……”你有了片刻的慌张,着急的去收拾自己的刘海,却被那纯白无瑕的少年先一步拢起来长发,尽量自然的撩到你的耳后。


略显亲昵的动作,在他身上却如此温柔。


“这么晚了……”少年话语诺诺出口,有一丝丝故作镇定。他的指尖温凉如玉,轻轻刮过你的脸颊后快速的收回。


“快回去吧,女孩子不要在外逗留太久。”


你茫然的看了看他,纯洁的月光映在他月白色的长袍上,像为他镀上了一层银边。那种目光,透过白色的绸布,仿佛带有粼粼光辉,清明如斯。


“我知道了。”


你胡乱点点头,然后张慌的后退。选择顺着塔楼恍若无尽的阶梯逃离。重新踏上蜿蜒小路的月白石砖时,身后的古钟准时敲打了三下。


像能在海平面上掀起波澜,像能在心尖掀起悸动。余音过后,你才听到那少年先知清亮的声音。


“等等,你的名字是——”




QQ发了个小秘密,拐着弯的问星座靠谱吗?靠谱我就去找暗恋半年的网上小哥哥告白。


  

结果列表都在劝我不要迷信。


  

tcl。


  

我明明只想要你们鼓励我去告白,你们却在劝我相信科学。我的列表都是些什么魔鬼?🙉🙉🙉 ​​​


  。

太过分了我一定要分享出来。


【九渊的故事书】达人秀

——【你是自愿的吗?】






想起来几年前什么中国梦想秀,中国达人秀火遍全国的时候,我无聊的瘫在家看综艺。那时候我家还靠卫星接收电视信号,所以能收到几个维吾尔语,蒙古语,新疆频道什么的。


至今记得偶然翻到某个台,在演新疆达人秀,典型的跟风综艺,但是表演的是个小姑娘。五六岁,小心翼翼的拿着平衡木走钢丝。表演完后台下没有掌声,一片寂静,严肃的有点儿吓人。


小姑娘怯生生的,不善言辞,羞涩的低着头。评委老师们低声讨论了一下,并刻意远离了话筒。


三位评委老师,两过一不过。


我至今都还记得,那个留卷曲络腮胡,戴白色小方帽的评委老师端端正正的坐在评委席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双幽深的眸子微眯着看向舞台上懵懵懂懂的小姑娘。


他问:“你是自己想要走钢丝的吗?是不是你的爸爸或者妈妈逼迫你走的?你喜欢走钢丝吗?你为什么想要走钢丝?”


他前前后后至少问了三遍——“你是自愿走钢丝的吗?”


得到小姑娘几次肯定的回答后他才给了过,但依旧叉着手说:“我为了支持小姑娘的兴趣而给过,希望她以后能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另一位给过的老师是位年轻男子,维吾尔语很好听,不带孜然味的好听。他认真的听完第一位评委的评语,然后点点头表示肯定,又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


“小姑娘走钢丝很不容易,我为她的努力而给过,希望她以后对待任何事情都能够认真而努力。”


具体细节我记不清了,反正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就在我以为三位评委老师会都给过,并且台下掌声雷动欢天喜地的时候,最后一位评委老师给了个大大的红叉。


那是一位很优雅的女老师,穿着水蓝色的礼服裙,画着精致的妆容。她对前两位老师表示肯定,然后定定的看着小姑娘身边站着的她父亲,义正言辞道:


“女孩是大地母亲赠予我们的礼物,我认为在她这个年纪应该坐在教室里快乐的读书学习,而不是表演如此危险的项目。所以我不能给过。”


声音不大,很温柔,但不得不说现场收音效果简直一级棒,因为这几句话我隔着屏幕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整个表演过程没有掌声,但小姑娘下台的时候,观众席上响起了鼓励她的掌声,并且持续了有一阵子才开始插播广告。


我从此开始对这种综艺有兴趣,并且在我父母看中国达人秀还是中国梦想秀的时候凑过去了脑袋。然后我看到花花绿绿的聚光灯闪过,奶声奶气的小娃娃晃晃悠悠的迈上了舞台,一开口嗲嗲的向评委老师们问好。


还是三位老师,很出名,出名到不怎么八卦的我都认识。


小娃娃表演了什么我忘了,但肯定没有走钢丝那么难也没有走钢丝那么有技术含量。我只记得台下喝彩掌声不断,甚至有人起哄。最后评委席上有人说话了。


“那个,(某首两个字的【爱情】流行歌曲)会不会唱呀,来给我们唱一段呗?”


“夸夸阿姨好不好?夸夸阿姨就给你过啊。”


“哎呦小家伙这么可爱我怎么能不给过呢?”


台上台下其乐融融,三位老师毫无悬念的一致给过,,小娃娃的父母眼里闪着异样的光。我坐在电视机前嗑瓜子,清清脆脆的瓜子壳破碎的声音里,我的父母在热火朝天的讨论。


我没磕完,我带着我的绿茶瓜子回屋了。电视不好看,但瓜子依旧很好磕。


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看过诸如中国梦想秀,达人秀之类的综艺节目了,凡是带这些字眼的我都不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总之后来我愈发喜欢窝在小屋里对着昏暗的台灯磕绿茶瓜子了。


我至今都记得那个新疆频道上几位严肃的评委老师和同样严肃的观众,记得那个懵懵懂懂的年轻小姑娘和站在她身旁不安而紧张的父亲,记得那方小白帽和接近于咄咄逼人的诘问。


“你是自己想要走钢丝的吗?是不是你的爸爸或者妈妈逼迫你走的?你喜欢走钢丝吗?你为什么想要走钢丝?”


你是自愿的吗?


有一种捉出了猫猫灵魂的诡异感觉。

如果我的猫猫有灵魂

悄悄的藏在干瘪的绒布尾巴里

化成一团乱七八糟的棉花

然后在晚上窜进我的怀里吃头发

像弯着尾巴缩在故乡树荫下的那一只

窃窃私语说

我不见你好多好多年


哇哦我在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ノωノ)

【乙女语言流】我不见你好多年

#沙雕九渊吖♥

#伊莱/诺顿/麦克/杰克/瑟维/莱利/奥尔菲斯

#那么,入戏便是√







——【我不见你好多年,听说亚历山大都会撒娇了。】





♥伊莱


“小姐……好久不见。”


“是啊,你走后发生了很多事来着,我、我慢慢给你讲。”


“鹰鹰太懒了,我给你写的信它一次都没寄。”


“唉,真是……”


“……”


“小姐!”


“这次别走了吧。”


“我、我是说这只小家伙怪想你的。”


(鹰鹰:咕咕咕?)






♥诺顿


“……”


“回来了?庄园没怎么变吧?”


“当初为什么走?”


“别人说我都不信,我只要你的回答。”


“为什么?”


“……”


“这个答案……对我,很重要。”


“你更重要。”






♥麦克


“小姐终于回来了呀?”


“亚历山大,打滚!伸左爪!伸右爪!乖~”


“我当然记得。”


“这只小肥猫就跟你一样哈哈哈~”


“亚历山大都会撒娇了,你总算回来了。(叹气)”


“嘁,你要不回来,我——”


“我就把这只肥猫卖了去找你!”


“你才不能抛弃我啊!”


(亚历山大:呵,庶民。)






♥杰克


“嘘——”


“别出声。”


“甜心总算回来了。”


“还记挂着我?受宠若惊。”


“对。”


“别说话。”


“让我好好看看你。”






♥瑟维


“丫头,一晃多年,长大了?”


“我有些认不出来了。”


“哈,还贫。”


“去帮我把魔术帽拿过来,我给你变小白兔。”


“……”


“是、是有些瞒不住你了。(笑)”


“好好好,你说的对。”


“白兔是假的。”


“但爱你是真的。”






♥莱利


“这台电机在路灯旁边,地窖有时也会刷新在这里。”


“地下室就在这附近,记住这个点。”


“穿过矿洞很容易找到这里,别和上条路弄混了。”


“记不住就背,把我的地图多抄几遍。”


“晚饭前拿给我。”


“……”


“亲爱的。”


“你要记住你不能出事。”


“我不能再失去你……”






♥奥尔菲斯


“我不见你好多年了。”


“怎么还不走……嗯,我有时候也在想这个问题。”


“亚历山大有时会去沙发上打滚,有时候赖在镜子边。”


“肯定是你教的。”


“结果你带坏这只猫就走,不负责任啊。”


“……”


“……没有,一个人也不是很孤独。”


“我在这间小屋子——”


“等你好多年了。”


【九渊的故事书】远方海

——【于是我望着看不见边际的海水,带起尘沙泥土,泛着褐黄的诡异颜色。】






1


上大学以前我不喜欢海,但也不讨厌,甚至保持着一种排斥与向往共存的奇妙状态。


大一的时候我给阿豌写文,写得不多,不过似乎写了就能过,所以我和这个梦想编辑出所有人都喜欢的书的小编达成了接近完美的友谊。


我写青史,写曲词,写唐宋元明清,也写悲欢离合哀。后来有一天我就说,我好累,查资料真的好累。这话我当然没对阿豌说,但我拉着我妹妹吐槽了很久很久。


我其实不喜欢写散文,但是我要赚钱买回家的飞机票。从我的学校到家有两千公里,要做三十六个小时的火车。


老师说我的父母不该让一个女孩子走那么远,逢年过节的,又不方便回来。


我认真的听了许久,并且时不时点点头表示对她的尊敬和肯定,然后一转身头也不回的拉着行李箱走向了火车月台。


我去写小说了。


2


我真的没有写文的天赋,但是我重度社交恐惧症,我不擅与人交谈,我生性涩于应承且不会找兼职。于是哪怕我给别人投十篇小说只过一篇,我也在用六万字去争取这一次机会。


然后我很卑微的卡文了,在国庆前夕。


于是我答应了小姐妹的邀请,把原本用来趴在电脑前埋头码字的七天拿去看海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不开要去看我既不喜欢也不讨厌的大海,但我确实去了。拉着小姐妹的手,从杭州坐四个小时的大巴——说来有意思,我居然忍受得了颠簸的四小时毫无怨言。然后我甚至乖巧的听了她的话,任凭她带我去找那处名不见经传的小海岛。


然而我被海风吹得浑身发抖,并且看见海鲜就条件反射性的慌张。


我们俩一起走在荒凉的孤岛小路上,远望是青山蓝天,近看是人家房屋。我就这样跟着她漫无目的的游荡,终于在我吞咽下第三口手抓饼的时候,很不争气的哭出了声。


然后我把旅馆的床帘一拉,回过头来,在没有海没有阳光的窗前看着她说,从现在起,所有计划交给我,去哪里转,用多久,怎么转,听我的。


3


去他家的六横岛,3A级景区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离我们定的旅馆近二十公里,唯一的交通工具是公交车。


于是我连夜查资料,改了她所有出行计划,最后赶在台风登陆之前带她走马观花的刷完了桃花岛金沙湾。


没有桃花。


没有金沙。


甚至没有蓝色、无垠、动人的海水。


我站在甲板上远眺,只有脏兮兮的海水托着船体往前一点一点的匍匐。它们泛着褐黄的诡异颜色,带起泥沙尘土,逐渐化成苍白的的天际。


我想做些什么显得我不算很尴尬,我低头看了看,但是我已经没有手抓饼可以咬了。我的小姐妹拿着手机在叽叽喳喳的拍照,她选的滤镜很奇怪,让这片昏沉沉的海显得更加阴暗。


我是真的不喜欢海了。遇不到海最美丽的样子,但是很意外的将它糟糕的样子尽收眼底。我承认这时候可以来一碗毒鸡汤,吧啦吧啦着人生也如此,但我懒得熬。


我鸡汤喝得够多了,鱼汤也不少。


4


我就很狼狈的回来了,灰头土脸的背着我买的鱿鱼丝。小姐妹超喜欢吃,我尝了下,很普通的口味,但我什么都没说,只是打开了我的微信支付码。


后来我就没怎么“乘风破浪”去远方了,并且再没坐过船,没尝试去甲板上吹海风。当然我至今都想不通为什么舟山的海是黄褐色的,但它确实与蓝搭不上边。


第二年三月份阿豌的杂志停刊了,那期间我一直在写小说。我的QQ列表里还有她的好友,但那个小狐狸的头像再没亮过。


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我稀里糊涂的就将它们写到一起了。


大概是我在啃手抓饼的时候很不争气的想要去写散文骗阿豌的稿费换一顿好一点的饭,或者在桃花岛上跑来跑去时想写金庸的赏析散文,再或者,我吹着甲板的海风,突然就觉得只有散文能容许我矫情而做作的吟风弄月了。


我还在写小说。


激情摸鱼,和固排的卑微排位。

#沙雕九渊吖♥

#摸鱼,欣赏不来网易的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