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渊

等你回来。

极速草稿流,40米cp滤镜了解一下?

盲女新皮和神眷配的呀!_(┐ ◟ᐕ)¬_

文手的日常

太真实了。_(┐ ◟ᐕ)¬_

echo:

真实。。。。。。









除了真实还是真实。。。。

是我了没错了 。。。。。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我百粉了能干什么……
咸鱼文手兼腊鸡画渣陷入沉思……
占tag致歉,两个圈子不踩雷都试试????
文或者……画………………emmmmm
(´。• ᵕ •。`) ♡

【约蛛】雪

1
“不要回头。”
瓦尔莱塔背对着他,眼前是厚重的幕布。这幕布是暗红色的,像凝固住的血液,一点点干涸,变成带着腥味的污秽。
“那是属于你的舞台。”
那时候的瓦尔莱塔还是一个年少的小姑娘,银白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身后。她的双眼里承载着舞台的聚光灯,五彩斑斓,像幸福的颜色。
“唰啦——”
幕布拉开,刺眼的光点燃夜间的剧院。残疾少女随音乐表现她的病态,幕布后是带着礼帽的男人。
2
“瓦尔莱塔小姐,请允许我冒昧……麦克斯先生,那是您的养父?”
年轻的摄影师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瓦尔莱塔,那眼神里带一丝捉摸不透的意味。瓦尔莱塔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
“您说什么呢……”她笑起来,想用笨拙的肢体表达:“先生是我的父亲啊。”
待我最好最好的父亲!
约瑟夫擦拭相机的动作一滞,旋即恢复了神态。
“微笑,小姐。”
他很少去关心别的什么事什么人。
3
小镇的冬天要过去了,最后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洋洋洒洒的。瓦尔莱塔窝在剧院的角落,透过小小的窗窥伺轻盈的小绒花。
“啊父亲,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语气里没有厌倦,反而带了一丝丝小俏皮。
“会走的。”麦克斯显然没有听来瓦尔莱塔语气里悄悄藏起来的小情愫,只是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很快会走的。”
是啊……会走的。瓦尔莱塔回过神,点点头。来剧院的人在减少,他们有必要快些离开,去寻找新的观众。
“但……那个摄影师技术还蛮好的。”瓦尔莱塔将长卷发挽在耳后:“他把我拍得那么好看……”
“所以才能吸引观众啊。”麦克斯走到瓦尔莱塔身边,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4
雪花,冬天的雪花是上帝的精灵,但约瑟夫很少出门了。沉闷的冬天适合更加沉闷的阴天,没有人想拍一张白茫茫的天空。
瓦尔莱塔是在一个天色昏沉的时候敲响约瑟夫的门的。她披着不大合身的灰披风,将娇小的自己藏在一片阴影里。
“当——当——当——”
门没开。
或许……或许是他有什么事吧。瓦尔莱塔觉得他们还是蛮熟的,至少需要一个合适的道别。
“我要走了啊……”
周遭一片寂静里,雪花也不屑于搭理她。
5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求你原谅我啊!”
约瑟夫突然开始质疑自己的决定,诸如他是否太过于沉迷神秘学,而导致出现了幻听。
相中世界不该有声音才是。黑与白,才是时光的颜色。
他愣了一下,在他以小镇为模板的相片里,剧院生动的有些诡异,而少女的哭泣声嘶力竭。
“请问,麦克斯剧院发生了什么?”
在他记忆里,那个有一头银白长卷发的少女,会向着镜头甜甜的说“是我的父亲啊”的少女……
突然模糊得不成样子。
“原谅我……”
冰冷的地板砖上,所有希冀碎了一地。
6
“微笑……”
一段往事落下帷幕,像舞台的聚光灯消失光彩。
“那一天我对他说,请他原谅我,我一定会带来新的观众,请他原谅我的失误。”
“你知道么?我一遍遍的道歉,一遍遍说,‘对不起’……”
风安静的掠过红教堂的长椅,不带起一点涟漪。瓦尔莱塔想告诉他许多,最后谈及的却都是麦克斯——那个彻底将她抛弃的男人。
“他还是送走了你,对么?”约瑟夫微微垂了下眼眸,湖蓝色的眼底是美丽的银白长卷发。
“咔嚓——”
胶卷上是漆黑的鸟嘴面具。
7
庄园迎来它的夜幕,瓦尔莱塔却有些不安,亮起的路灯不算太亮,让她没来由得想到少时剧院的聚光灯。
“我发现我不能离开这个庄园。你看,先生,我能用蛛丝留住的,都不是属于我的观众。”坐在长椅上的瓦尔莱塔突然开口,打破了谈及麦克斯后漫长的缄默。
当初有多欢喜,如今就有多落寞。
约瑟夫见过她最开心的时刻,笑容定格在胶卷上,绝代风华。
“微笑。”约瑟夫弯起嘴角,像以前那样,却真真切切喊了她的名字:“瓦尔莱塔。”
“你怎么认出我的……”咸涩的泪水打湿破旧的衣裙,鸟嘴面具落地,眼眸里黯淡了光彩。
而约瑟夫只是默默将她的长卷发挽在耳后。
“因为我见过你最美的样子。”
0
小镇的冬天别样美,相片上的少女一头银白长卷发,笑着讲那些自己欢喜的人或事。
满心欢喜,甚至没留意到偷偷按下快门的摄影师。
“她不在吗?”
“是的,摄影师先生。”戴礼帽的男人语调冰冷,刻意加重了语气:“明天她就要离开了。”
连道别都没有的离开。
周遭一片寂静里,雪花落了一地。

呜呜呜你们快看,超感动啊呜呜呜……抹眼泪呜呜呜……
_(:ᗤ」ㄥ)_
快去给原作者点赞推荐_(:ᗤ」ㄥ)_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西门无情】随你

1
折扇一打,桃色是三两点,花韵是四五分。那猫儿旧是欢脱性子,一摇尾凑到无情身边,衣角带起雅正的桃花香。
无情不爱这香。
馥郁,浓重——熏香粉脂,向来是女儿家的东西。
西门却不顾及这一点的,他只是转了扇子蹙眉,暗自埋怨一句判宗之地的阴冷异常。是有别于雪睛城的冷,湿冷的冷,寒气入骨的冷。
年少轻狂处,什么话都敢说的。好是堂堂判宗宗主也没有在沉默中爆发,只是差点儿拂袖请猫送客。
“嗳,无情。”思量间,那猫儿忽的就正经起来,迫近他以扇轻遮窃语一二。笑是极张扬的笑,眉目间是不可忽视的欣喜。
无情只觉这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怪有些尴尬,意识到那猫儿还在等一个答复,才诺诺开了口。
“随你。”
2
判宗是个阴冷的地方,俗说山雨欲来风满楼,那阴风阴雨入了判宗的地界,盈盈满满,倒似是有了归宿。
无情站在风的当口,寒风灌满了月袖,鲜艳的红在寂夜里一片刺眼。
书信不知辗转了多少山水,到无情手里时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信封上的红框里晕染一片,水渍浸透了寄信猫的姓名。
若是他在……
若是他在,一准着了急,埋怨天公不作美怎抹了他龙飞凤舞的签名?那语气要带点儿焦灼的,满满都是不加修饰的真性情。扇坠是要一晃一晃的,配合那桃花落满周身。
“皆好,勿念。”
收墨搁笔,无情抬眸瞥了眼天边愈浓的霾雾,顿了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雪睛城下雪前,天色也总是不明朗的。但是雪景……那纷纷扬扬的绒花啊,就好看了,比阳光好看呢……”
回过神来的无情叹口气,将写好的信纸随手扔进案后的瓷盆。火舌猖狂,燃成小小的判宗城里唯一的光彩。
3
“武宗八方,无情,你觉得先从哪一宗下手?”
黯这突如其来的一问,硬生生将无情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抬起头,正对上黯一双明眸。
那双眼,仿佛看得清他心底所想。
眼宗。
“眼宗?”
没等无情开口,黯自顾自的眯眼一笑,额前碎发随着他的话语一颤一颤,却没来由得让无情心下一凉:“眼宗如何?”
“眼宗的瞳术,大多是些故弄玄虚的东西。”就像西门。
无情拱手一礼,不卑不亢:“大人认为先收服他们,有什么用呢?请明示下官。”
“只是想而已。”黯微微挑眉,话随意得几乎是脱口而出:“你不是?”
意味深长的笑。
“不是。”
4
雪花洋洋洒洒,落下来,却是铺天盖地的凶狠,一个时辰便将雪睛城银装素裹——一点儿也不像西门所说得那般轻柔。
耳畔只有寒风呼啸,冰霜入耳,刺骨的疼。
茫茫四野皆白,昔时高傲的猫儿一袭紫袍,匍匐在地。而他只是站着,不动分毫。
“本官总以为,你不会是这眼宗的宗主的。”
无情恍惚间有种错觉,以为西门下一秒就能一个翻身打滚爬起来,然后连衣袍上的雪都来不及弹便一扇子敲到他脑袋上。
“本官总以为……”
你活的潇潇洒洒,不会为了任何一只猫押上身家性命的。
无情端着官仪,抬起头,远处是傀儡师褐色的木偶猫。
漫天飞雪,洋洋洒洒,落在无情一袭墨绿官袍上。
那是无情唯一一次见到雪。
5
“大人去哪了?晚膳已经备好了。”
刑天往碗里盛了勺鱼汤,包裹着香菜的鱼眼睛闪过一丝诡异的光。
“随处走走。”
无情头也不抬,径直路过一头雾水的刑天。句芒眨巴下眼睛,扛了下身边的烛龙小声道:“大人这意思是不吃啊?那我们先吃呗?”
“男人婆你欠着这么点饭么?!”
“听说眼宗沦陷了啊,大人莫不是为了此事……”
“呵,我们判大人和眼宗素无往来,怎会关心这件事?”
“那前几日大人无缘无故找黯大人干什么?”
“跟你没关系,男人婆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喧嚣议论,都逐渐被走远的无情甩在身后。
6
“大人,属下不知,留着眼宗那个宗主干什么?左右于我们也无用……”
黯摆摆手,打断了幻夜的疑问。他看了下跪着的白猫一眼,笑了笑:“一条不必要的猫命,换无情一颗忠心,赚了。”
小小的房间里灯火昏暗,无情立在门外,一言不发。
他只是恍惚间想起许多年前,那猫儿笑得极其张扬,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判宗从不下雪,不如你来我们雪睛城,我带你看雪啊?”



“随你。”

上课偷偷画嘿嘿嘿。

_(:ᗤ」ㄥ)_

【裘医小片段】往昔

“你看,这是我的学位证,我是一名医生!”
收到小城最著名的医科大学的学位证还是几周前的事情。莉迪亚穿着新订做的长裙子,青色的裙摆上是一层又一层的蕾丝。她拿着红色的证书,向每个人高调的炫耀。
“莉迪亚是一位医生!”
烫金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斑斓的光彩。
于是年轻的医生满怀欣喜的走进了这座庄园。
“薇拉小姐,请不要动,相信我的医术!”
她也满怀欣喜的去医治每一个好伙伴。
“唉,还有罗伊先生,待会儿我就去找他,救治好他后还有玛尔塔小姐……”
莉迪亚匆匆擦了汗,将绷带又缠紧了些。
队友们都很厉害,负了伤也依旧在努力修机,今天的莉迪亚也要帮助他们呢!莉迪亚晃晃脑袋,将长发辫甩到身后去。
而薇拉只是不安的动了动,香水在瓶子里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
“薇拉小姐,你已经上过一次椅子了,可能有点难治,但请相信我!”
莉迪亚有些不满于薇拉的不安,她认为自己就是最安心的存在,那本鲜红的学位证书就是证明。于是她又强调了一遍,并且加重了“相信”两个字。
薇拉愣了愣,忽然一把扣住莉迪亚的手腕。这力度不重,但却让莉迪亚停下了医治。
“快走!”
面纱下的双眸闪过一丝敏锐的光彩,调香师只扔给她这两个字,便扯断绷带逃离了这里。香水的味道弥漫在空中,莉迪亚微微皱了皱眉头。
“薇拉小姐……”
她的声音弱弱的,似乎有些沮丧。
她救过队友好多次了,明明没有什么问题,医术那么好,为什么……
“唰——”
莉迪亚还在走神之际,一柄粗重的火箭筒笔直的插入她面前不到一英尺的土地,小杂草无辜的被撵进了泥土,周遭泛起细微浮尘。
心跳!
突如其来的心跳!
莉迪亚惊魂未定,只听见上方传来急促的喘气声。她慌乱的抬头,只看见年轻的男子攥着快要捏到变形的小丑面具,眼里透出无限杀气。
“莉迪亚·琼斯……是,是吧?”
连话语,也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蹦出来。
“是,是的。”莉迪亚保持的背靠大船的姿势,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我是个医生。”
很厉害,很厉害的医……
“老子知道你是医生!”裘克一掌打在她身后的船体上,发出沉闷的声响。这一下吓得莉迪亚哆嗦了几下,想要炫耀的话语瞬间咽回了肚子。
她紧盯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电影画面——狠毒的监管者会把她怎么样呢?剁碎还是绞杀……抛尸荒野,扔进大海……莉迪亚简直不敢再想了!

“算老子求你了,医生!”裘克回以她和善的眼神:“别再把求生者救好了行么?三个人你整整救了六回啊!!!!!”

今天太太们突然都在怀念过去,群里我依旧在偶尔窥屏【……】

真羡慕他们,有那么美好的回忆,也可以说走就走过得潇洒。
我却依旧三个圈子拎不清弄不透瞥不开。

史区只看文却不写,始终瘫着假装得道升仙buni
京猫写黯情写得越来越水再没碰过画笔。
第五裘医沉迷碎片化的文段还毫无灵感,伞盲独自占得快乐实则孤独的没几个人。还有一对冷到我提都……告辞 。

不知道桃桃怎么样了,常常是偶尔联系一下,特别想她。团子有点疏远,至于师父师兄……对不起。也只有傻梦还是当初的样子,只是再没机会和她还有鹤九一起打第五了。某瑶姐和六逸真的很可爱,小白辞去学习了,还有重詟,你快去学习……不许玩,超凶!

我要怎么办呢?想走一步看一步呀。

还有最后一句:桃桃,等你回来。